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影院资讯 >  影院恐最早6月才能开门,电影专项资金“全返”难

影院恐最早6月才能开门,电影专项资金“全返”难


疫情影响下,国内的各行各业都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,在这其中,电影业无疑是受影响程度最大的行业之一。为了帮助电影业尽快渡过难关,在4月29日,国家电影局召开了电影系统应对疫情工作视频会议,中宣部常务副部长、国家电影局局长王晓晖主持并讲话。在短短的讲话背后,实则包含了很多会影响电影产业后续发展乃至整个行业生态的信息,影视产业观察今天便为大家解读一下此次会议所透露的一些“弦外之音”。影院恐至少到6月才能开业,全年票房损失将超300亿元在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召开的会议中,王晓晖局长首先指出了疫情对全年电影票房的直接影响。全国电影院暂停营业,制片和宣发基本停滞,目前所估算的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人民币。自1月24日全国影院停业至今,已经3个多月时间,今年的票房收入至今总计不过22亿元,而2018年、2019年上半年的票房收入分别为320.35亿元和311.7元,对照前两年的数据,王晓晖局长所估算的全年300亿元票房损失,对应的可能是2020年的整个上半年票房都无望了。乐观地估计,国内影院有望在6月份两会过后恢复营业,从7月开始正常化。期望今年下半年票房能有强劲的反弹,弥补一些“失去的上半年”所带来的损失。电影局也“囊中羞涩”,专项资金全返还恐怕机会不大除了分析疫情对电影业的影响外,王晓晖局长还提出了一系列针对电影业的帮扶措施。会议提到为帮助电影业更好地投入到复工复产,要进一步把短期纾困和长远发展有机结合。包括鼓励各地方政府的电影直管部门出台扶持政策;加强电影企业与金融服务机构的合作;减免影院房租;推动专项资金给予贷款贴息、支持各地购买发放电影票券等多个方面。不过,值得指出的是,电影局并没有提出很多业内人士所呼吁的专项资金返还,而只提到“推动电影专项资金给予贷款贴息”。这恐怕在于此前上交的电影专项资金大部分都已支出了,除非国家财政再给出援助电影业的专门资金,否则电影局恐怕也是“囊中羞涩”。占据全年票房收入的5%的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,每年会以4∶6比例分别缴入中央和省级国库,分别由中央和省两级电影专项资金管理委员会管理,但这部分资金并非存着不花,而是会用来资助影院建设、重点制片基地建设、资助国产艺术影片发行等诸多方面。例如为加快影院建设,从2014年起实施对新建影院三年“先征后返”国家电影专项资金的政策。据官方数据统计,1991年至2019年,电影专项资金对全行业各领域的资助金额累计超过163亿元,因此行业寄望于国家电影局能大力度地返还专项资金恐怕并不现实。维护电影窗口期,但究竟如何维护还有待商榷在今年春节档,《囧妈》由院线转网播的做法曾在业内掀起了一番激烈的讨论。而此次会议也重点提出了要“维护院线电影窗口期原则,坚守契约精神、强化诚信意识”。但究竟要如何维护院线电影窗口期,恐怕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。关于电影发行的窗口期,去年4月,中国电影制片人协会、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全体会员共同制定签署《关于影片进入点播影院、点播院线发行窗口期的公约》,其中规定院线电影进入点播影院、点播院线的影片窗口期为影片在电影院线首轮上映档期的2倍。但这种规定实则有过于“一刀切”的嫌疑,例如《流浪地球》这部电影,于2019年2月5日上映,定于5月5日下线,这就意味着观众要在半年后才能视频网站上看到它。从整个电影行业的发展趋势而看,线上观看一定会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此次疫情也成为了线上播出重要性提升的一个契机。例如不光《囧妈》《大赢家》等中国电影“弃院从网”,就连好莱坞大制片厂也将部分影片直接在线上发行。环球影业率先制定了新的策略,宣布三部在北美上映还没多久的新片《隐身人》《爱玛》《狩猎》,从3月20日起提前上线视频平台,原定4月10日复活节周末公映的《魔发精灵2》如期上映,但变成了在线点播,其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部网络首映的好莱坞大片。迪士尼及旗下的二十世纪影业、派拉蒙、索尼也相继做出了同样的决定,将撤下影院的新片改为提前线上点播,及时止损。总的来说,“弃院从网”是疫情期间不得已而为之,疫情结束之后,并不用过分担心这种现象会常态化,因为对于片方来说,利用好每个发行窗口显然才是利益最大化的做法。院线并不会轻易被抛弃,但院线电影如何平衡好影院发行和线上发行之间的关系,让两者能够更好地配合,恐怕还需要政策制定者们进一步思量。院线将迎来重组潮,市场集中度或进一步提高针对此次遭遇冲击最大的电影产业环节——院线和影院,王晓晖局长在会议中的一个说法值得重视,那就是“要探索院线重组做大做强的有效方式,鼓励跨地区兼并重组。”这实则是要以这种疫情为契机,淘汰掉一批小规模的、运营效率不高的院线,进一步提高院线市场的集中度。从2003年开始施行院线制以来,中国的影院建设经历了高速发展,银幕数量已经接近7万块,位居世界第一。但激烈的市场竞争实则已经让影院市场变成了一个“红海市场”,尤其是很多影院还处于粗放式的经营模式中,盈利状况不容乐观。如下表所示,2019年在国内整体票房保持增长的情况下,前十大院线中有一半的院线票房收入出现了下降,其中星美院线更爆出了严重的债务危机。头部院线尚且如此,很多尾部的院线更是举步维艰。因此对于院线行业来说,的确到了需要加强整合,提高行业经营效率的阶段。在今年疫情发生后,上海电影公司也曾对外宣告将重组长三角及周边区域内的影院。而在此次电影局会议中,王晓晖局长再次将“探索院线重组”摆在重要位置,这是值得业界重视的一个信号。三类题材被划重点,但它们能救电影市场吗?在会议中,王晓晖局长还提到了要坚持“内容为王”的原则,进一步激发创作生产活力,要着力保障重点影片的创作生产。在具体类型方面,他主要提到了三类题材,一是全面小康题材影片,第二类是建党100周年重点影片,最后也要统筹抓好抗疫题材影片创作,把握好格调、掌控好基调、保证好品质,多弘扬正能量。据影视产业观察统计,前两类题材中已有多部电影处于在拍或后期制作的过程中,而针对此次发生的疫情,电影业也迅速做出了响应,目前包括《笑着对你说》《最美逆行》等多部抗疫题材影片均已开始制作。此外,王晓晖局长也提到了要推动题材类型多样化,鼓励现实题材、优秀传统文化题材创作。不过在影视产业观察看来,这些主旋律电影固然重要,但在电影业遭遇了疫情如此重创之后,市场恐怕更需要的是商业属性更强的、更吸引观众眼球的大片,它们或许也需要电影局的鼓励。结语正如王晓晖局长所说的,尽管疫情给中国电影业造成了暂时的困难,但“中国电影仍然处在黄金发展期,投资不会离场,人才不会离场,观众不会离场。”中国电影业的长期仍是值得看好的,但行业也期望看到更多切实的、有针对性的举措,帮助这一疫情中遭受最大创伤的行业尽快复苏。而另一方面,从业者也要看到,疫情对电影产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机,也是在倒逼电影产业改革升级,将对电影产业格局、生产方式、经营理念带来深刻调整,产生全方位、持续性的深刻影响。面对行业未来的变革,我们要做好哪些准备?这可能是疫情期间最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。— THE END —作者 | 彭侃 迈克李编辑 | 杨倪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四川凉山彝族电影_周润发和李修贤电影大全_上海看电影用什么软件--网络电视电影资讯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影院恐最早6月才能开门,电影专项资金“全返”难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tamiwebb.com/yingyuanzixun/77.html
有关热门影院恐最早6月才能开门,电影专项资金“全返”难的标签

影院恐最早6月才能开门,电影专项资金“全返”难大全: